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科技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2020年01月18日 08:42:15
來源:新華網

量子波動速讀曾一度“走紅”網絡,相關培訓機構宣稱,只要掌握了量子波動速讀方法,就能在10分鐘內閱讀一本10萬字左右的讀物,并準確復述80%以上內容。日前,教育部發文叫停以“量子波動速讀”“全腦培訓”等為名違規開展培訓,再度引發關注。

1月17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教育部發布查處通報后,此前活躍的校外培訓機構紛紛關門停業。但也有個別機構,選擇將線下培訓轉為線上授課,或者是將“量子波動速讀”改稱“成像速讀”等類似名稱,繼續招生。

教育部查處“量子波動速讀”

深圳等地5家培訓機構被關停

1月16日,教育部官方網站發文通報對部分校外培訓機構違規開展培訓的查處情況。其中提到,廣東省深圳市“北京心智通全腦開發深圳分公司”面向中小學生開展“量子波動速讀”相關培訓。該公司無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深圳市龍崗區教育局聯合相關部門進行調查執法,該公司被關停取締。

山西省太原市“卓倫教育”培訓機構面向中小學生開展“全腦培訓”。該機構無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太原市萬柏林區聯合檢查組對該機構進行查封,下達停辦通知,同時要求社區與該樓物業隨時監督其停辦情況。

四川省成都市“四川領航凡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面向中小學生開展“量子波動速讀”相關培訓。該公司未取得辦學許可。成都市青羊區教育局已對該公司下達限期責令整改通知,并將其列入黑名單,目前該公司已關門停業。

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學之海教育咨詢有限公司錦江分公司”面向中小學生開展“量子波動速讀”相關培訓。該公司無辦學許可。成都市錦江區教育局現場對該公司下發告誡書,責令其立即停止無證辦學行為,并約談法定代表人。

四川省成都市“四川啟航凡思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面向中小學生開展“量子波動速讀”相關培訓。該公司無辦學許可。成都市錦江區教育局現場對該公司下發告誡書,責令其立即停止無證辦學行為,并約談法定代表人。

一些機構關閉相關課程

個別仍在“隱身”售課

1月17日,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此前紅極一時的“量子波動速讀”“全腦培訓”機構,不少已經關門停業。有從業者表示,由于此前有同行因違規開設相關培訓被關停,自己所在的機構也在綜合考慮后主動叫停了相關課程。

然而也有個別機構雖然已經線下“隱身”,線上卻又轉變方式,將銷售、授課等環節均移植于網絡,繼續經營相關項目。

以一家名為“××全腦”的培訓機構為例,其客服人員聲稱機構可開設波動速讀、過目不忘、蒙眼識字、成人HSP開天眼等課程內容。客服人員介紹,上述課程每一門售價都是600元,學員對象包括學生、成人以及老年人。其中波動速讀能使學員只需要3至5分鐘便可閱讀一本10萬字書籍,并且可以復述書中80%的內容。而過目不忘的課程效果是可以達到任何一篇記憶(包含任意文言文、英語課文、標點符號、公式)都能做到倒背如流,并形成長久記憶區域。該培訓機構稱,“我們主打的課程是過目不忘,這個課程學的人最多。”

據該招生老師分享的網盤資料截圖顯示,其所謂的波動速讀課程主要包括波動速讀標準化、波動速讀主訓、中級班復訓、輔助內容這四部分,其中大部分資料都是Word、PPT格式。該招生老師表示:“原來我們都是線下教學,但線下成本太高,一個課程收費一萬多,現在直接網盤發課程資料后每一課程僅需600元。”

600元購買一項網盤課程的費用尚且不是最高的,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有一名為“××傳奇”的線下實體培訓機構,不僅仍繼續進行“量子波動速讀”類似課程培訓,且收費高達9988元。為了規避風險,機構還將課程名稱加以更改,但在其提供的家長反饋截圖中,仍然不時出現“波動”“速讀”等關鍵詞。

該招生老師表示,只需2至3天便能讓孩子掌握成像速讀、照相記憶、情景閱讀三大核心課程能力,10人的小班制耗時2天,20人大班制耗時3天,并且“一次繳費后給孩子免費服務到大學”。為證明課程學習效果的真實性,他還提供了不少學員及家長的推薦視頻、家長微信反饋截圖等。

此后,北青報記者又以記者身份再次聯系了該機構。對方表示已經注意到教育部相關通報,但自己并未開設任何違規項目,隨即掛斷電話。此后,該機構電話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多名家長反映稱

所謂速讀效果并不明顯

“××傳奇”旁邊一家餐飲店的員工張璇(化名)介紹說,由于離得近,2019年自己也曾在熟人推薦后,送女兒去該機構接受培訓。她表示,決定上課前,自己還專門帶女兒去聽了試聽課程,“一開始試聽時,女兒覺得效果還行。后來交了學費后,再去聽正式課程覺得效果并沒有宣傳的那么好,此后就再也沒去聽課了。”據張璇介紹,女兒后來又去聽了兩三次課,但很快就發現機構此前承諾的“成像速讀”等學習方法,對提高記憶力、觀察力并沒有什么效果。“損失了9988元,挺遺憾的,但因為是熟人推薦的,也沒好意思再要回來。”

1月17日,山東女孩婷婷在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介紹,兩年前,自己也有親戚送女兒去學所謂的“量子波動速讀”。她介紹說,當時因為家里孩子成績不好,親戚一家就將其送到培訓機構學習“量子波動速讀”,前后砸了幾萬元進去,但后來孩子成績依然沒有起色,就沒有再學。 (文/記者 孔令晗 實習記者 李秋香 王雅瓊)

色先锋,影音先锋av资源,色先锋影音看片-色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