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金難退強制降租 “長租公寓第一股”青客隱患重重
科技

押金難退強制降租 “長租公寓第一股”青客隱患重重

2020年01月18日 06:47:24
來源:華夏時報

■本報記者 李貝貝 上海報道

2019年底,上海逾千名房東陸續被青客公寓(QK)通知要求幅度調低租金或在未來的租期內每年減免一個月租金。《華夏時報》記者了解到,青客方面認為這批房源存在“高進低出”、“收益倒掛”的情況,公司會虧損。對此房東們并不認同,并在近期來到位于上海徐匯區的青客總部進行多次交涉。

有業內人士指出,青客公寓出現押金退款難等問題的原因是對消費者權益的漠視,同時也暴露出該公司內部管理混亂的局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直言,青客的財務狀況讓人擔憂,存在著巨大的資金壓力,難以取得投資者的信任。

但青客內部相關負責人向《華夏時報》記者強調,“不存在資金鏈斷裂等問題,上市后公布的首份財報也顯示青客資金狀況在改善,我們的運營狀況非常良好”。該負責人表示,下調房源租金只是在長租公寓市場調整期的一種選擇。

強制房東降租金

青客公寓上市之后,CEO金光潔曾向媒體表示,青客公寓最基本的盈利模式就是“價差”:“拿房子的時候,如果租金倒掛,這個直接被否定……這個價差一定要大,如果太小了會虧本,死掉是早晚的事情。”

現在,青客正努力擴大“價差”。2019年底,青客在上海展開了一場“虧損房源退房、降價工作”。一名房東在青客總部偷拍到的文件顯示,為鼓勵員工積極參與,青客搭配了專項配套獎勵,分別獎勵參與員工退還租金及押金(套)金額的15%、免掉租金的15%等。

羊毛出在房東身上。2019年12月底,本該是3個月租金到賬的時間,但不少上海房東沒有按時收到租金,反而接到了青客要求降租金的電話。按照青客方面的解釋,近期多部門要求對長租公寓“高進低出”房源進行監管,加之青客11月份上市后也需要扭轉房源上的虧損情況,因而公司將“倒掛房源”羅列,由工作人員致電征詢是否愿意降價。

對于這樣的說法,大多數房東表示無法認同。一名房東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其一套位于浦東張江的房子原本租金為6000元/月,青客以房源“虧損”為由要求下降租金至4500元/月,降幅為25%,一年即少收入18000元。但據其了解,這套房源在區域內的價格并不算高,且幾名租客的房租及水電費、網費加在一起更是超出6000元不少,質疑青客“虧損”之說為托詞。

但青客顯然更為強勢:一位房東提供給《華夏時報》記者的“降租解約溝通函”顯示,“方案您未回復確認之前,我司將暫停支付您租金”。而在不同意降租并投訴后,青客要求租金支付方案由按季度支付改為按月支付,同時留有3個月的觀望期,如果租客不回復將按青客的降租通知強制執行。

憤怒的房東們選擇“正面剛”。近期房東們陸續來到位于徐匯區龍華中路596號A座16樓的青客總部維權,積極向房管局等部門反映情況,并計劃春節后與青客對簿公堂。

1月4日下午,《華夏時報》記者跟隨多名房東進入青客總部。房東們被分別安排到位于15層的多個會議室與工作人員交涉。

現場一名青客工作人員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說,這批“高進低出”的房源主要是公司在2015年、2016年擴張期內以相對高的市場價格收過來的。其稱,目前被要求降房租的房源約占公司整體房源的2%,大約只有一千余套。但對于“單方面要求降租是否合規”的問題,該員工拒絕回應。

《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來到青客總部維權的不僅有房東,還有租客。當日,幾名前來討要押金的租客也與青客市場部一名女性員工發生了爭執。據租客透露,他們已經退房,但退押金申請提交一個多月后仍未收到退款。

租客們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向青客付租金及押金時以現金或支付寶方式支付。但青客方面表示,押金會退回至“青客寶”(青客的自有APP,有資金結算功能),其后才可以提現至個人賬戶。有租客表示,直到自己到青客總部討要押金時,才知道有“青客寶”的存在,質疑青客有非法集資之嫌。不僅如此,亦有租客透露,青客以優惠條款誘惑租客辦理“租金貸”。而事實上,對于租金必須經由“青客寶”一事,房東們也警惕起來,正積極收集證據向徐匯區經偵大隊報案。

業內:資金壓力不容小覷

目前,青客內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已經在和房東積極處理此事,“包括和房管局等部門進行了積極溝通,青客不會通過拖欠租金來逼迫房東降價或解約,可能此前在方式方法上存在不足,但目前沒有出現大規模拖欠房租的情況”。

至于下調房源租金,該負責人稱,只是在長租公寓市場調整期的一種選擇。而1月6日,青客公寓在上市后披露的2019財年第四季度財報也指出,2019年下半年,在貿易戰和國內宏觀調控的經濟背景下,在評估宏觀經濟趨勢后,青客采取了重防守的策略。“在經濟下行期間,青客以整合公司內部資源、進一步提高經營效率、優化房源質量為首要任務。”

盡管如此,突然拖欠房東租金、押金難退一事,仍引起“青客公寓資金鏈承壓”的質疑。

“不存在資金鏈斷裂等問題,”上述青客內部相關負責人向《華夏時報》記者予以否認,“上市后公布的首份財報也顯示青客資金狀況在改善,2019Q4財報收入同比增長13%,虧損縮減58%,實現穩健的增長,我們的運營狀況非常良好。”但根據2019財年第四季度財報,公司營業虧損為1.01億元,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股東凈利潤為-2.47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2.44%。

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11月15日,青客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發行價為17.00美元/股,被譽為“國內長租公寓第一股”。

不過,青客IPO融資路并不順遂,在數月的時間內,便經歷了募資規模以及股價的兩次“腰斬”:其一,青客公寓最終實際募資額4590萬美元僅為早期傳言的1億美元的不足五成:其二,17.00美元的發行價僅維持7個交易日便宣告跌破,甚至在12月13日曾一度觸及9.8美元。截至1月7日美股收盤,青客報收11.48美元/股,較最高點20.44美元/股下跌近五成。在采訪的過程中,也有青客員工苦笑著告訴《華夏時報》記者:“(股價)都跌破發行價了。”

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認為,長租公寓第一股是市場給予的認可,但同時要客觀看到背后的壓力。

“現在隱患重重,未來前途堪憂。”盤和林向《華夏時報》記者分析稱,青客的財務狀況讓人擔憂,存在著巨大的資金壓力,難以取得投資者的信任。

上述青客負責人坦言,青客的口碑當前的確深受影響。“我只能說我們應該有該有的態度。不管是對房東、租戶或者員工都秉持‘好好溝通、換位思考、積極解決’的原則。”而在上述財報中,青客對未來仍頗具信心,稱基于目前的宏觀經濟和運營條件,預計青客2020財年第一季度的凈收入將在3.1億元至3.25億元之間。

色先锋,影音先锋av资源,色先锋影音看片-色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