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黑鯊手機變局:困難之下的變革 變革之后不變的困難 | 風眼觀察

2020-01-17 21:20:53風眼

圖為:吳世敏(左)和羅語周(右)

這是《風眼》欄目的第289篇原創報道

出品 《風眼》深度報道組 鳳凰網科技 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花子健 編輯 于浩

黑鯊手機的一則人事變動引起大量關注。2020年1月17日,黑鯊游戲手機將任命聯合創始人、原高級副總裁羅語周為CEO,原CEO吳世敏則將更多負責公司投資合作和戰略規劃。

小米集團董事長雷軍也轉發了吳世敏宣布卸任的微博,并配文“黑鯊加油”。

這件事引起關注的并非只是因為黑鯊手機本身,還有其背后站著的小米系和雷軍。黑鯊手機對此次調整的解釋是,抓住更好的市場機會,“明年新品市場動作會很大。”

為何黑鯊會將新品市場的希望寄托于羅語周而不是吳世敏?如果僅僅是為了希望抓住更好的市場機會,那么應該保證高管團隊的穩定,而不是臨陣換將。

“華為同事”吳世敏和羅語周

相較羅語周,吳世敏在手機產品上的操盤經驗更加豐富。他曾經擔任華為移動寬帶終端產品線總裁,負責的華為麥芒/G系列手機創造了單款銷量過千萬的紀錄。

此外,在華為內部,他還曾經擔任華為北京研究所所長,負責的數據卡產品曾經位居全球市場份額第一名。能在華為內部創造兩個記錄,足以證明吳世敏在產品領域經驗豐富。

2018年4月13日,黑鯊手機在北京發布了首款產品,雷軍親臨現場為其站臺。除了雷軍之外,還有當時負責小米生態鏈的劉德。此外現場還包括優點科技創始人、CEO劉江峰,這些人組成了黑鯊手機資本圈。

引入小米,是吳世敏的另一個得意之作。從杭州到北京的高鐵差不多需要5個小時,當時黑鯊手機剛成立不就,吳世敏陪著雷軍在杭州回北京的高鐵上,而在下車的時候,他已經得到了雷軍投資黑鯊手機的首肯。

當時雷軍還對吳世敏表示:“游戲手機小米就不做了,交給你吳世敏了。”足以證明雷軍對于吳世敏的認可。

黑鯊科技成立于2017年8月,黑鯊科技許多早期人員都來自眾思科技。樂視出現資金危機,欠了眾思不少錢。后來眾思團隊逐步脫離樂視,時任總經理吳世敏就帶著部分手機研發團隊另謀出路,這也是現在黑鯊科技的雛形。

天眼查顯示,黑鯊科技的最大股東是雷軍實際控制的天津金星投資公司,占股比例為46.44%,此前的最大股東金開集團目前持股比例為26.6%,是第三大股東。吳世敏實際控制的南昌金鯊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南昌銀眾科技合伙企業合計占股26.97%,是第二大股東。

說到這里也就不得不提到劉江峰,當時他也出現在了黑鯊科技首款黑鯊手機的發布會上。他與吳世敏的關系非同一般,甚至為小米和黑鯊科技牽線搭橋。

劉江峰是吳世敏在華為的同事,兩人還有其中一段交集是樂視時期。吳世敏和劉江峰離開華為之后一起來到眾思科技,而眾思科技是由樂視控股的智能硬件公司。當時劉江峰擔任眾思科技的CEO,吳世敏擔任總經理。

樂視Pro3手機、樂視kido兒童智能手表均出自眾思科技團隊之手。2018年1月,華為內部通報,華為消費者終端業務的6名前中高層領導,帶了內部資料到樂視、酷派,已經被抓進看守所刑事拘留,等待檢察院批捕。當時,眾思科技副總裁吳彬也卷入其中。

度過樂視的失意的劉江峰在離開樂視之后,創辦了優點科技,徹底投入小米生態鏈的懷抱;吳世敏則開始做黑鯊手機。不過,吳世敏也有支持劉江峰的創業。優點科技有一個股東是吳世敏實際控制的南昌金鯊科技合伙企業,持股比例為7.9%。

此次接替吳世敏的羅語周,是他在華為的同事。他曾經擔任華為消費者業務中國區副總裁,也就是余承東的下屬,但從職位判斷,他并不是直接對余承東匯報。

吳世敏和羅語周處在不同的產品線。在終端業務上,吳世敏主要負責華為麥芒/G系列手機,而羅語周負責的是華為品牌在中國市場的渠道和銷售。

羅語周在華為經歷了3G轉4G的大潮,以及華為終端從運營商通路到消費者通路的轉型。2014年,華為啟動從B2B到B2C的變革,同時打開公開渠道和電商渠道。

根據羅語周當時透露的數據,2013年華為終端運營商渠道占比為50%,公開渠道為40%,電商只有10%。到了2014年,運營商渠道和公開渠道都為40%,電商升至20%。

此外,以Mate 7的發布為契機,華為開始堅定走精品路線。Mate和P系列以每年一款的節奏推出,華為開始涉足3000元以上的機型。

而羅語周就是親身經歷過這個階段的人。這與吳世敏有很大的不同,他主導的華為麥芒/G系列手機,恰恰是華為在運營商渠道的主力產品。

黑鯊的方向——不談手機只談游戲

根據吳世敏的規劃,黑鯊一年只發布兩款游戲手機,上半年一款,下半年一款。2018年,黑鯊兩款產品銷量達到了幾十萬臺的量級,并幫助黑鯊實現了盈虧平衡。但是吳世敏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黑鯊能做到300-500萬臺的年銷量。

但即使是真的實現了500萬臺的銷量,在當今的手機市場,這也是毫不起眼的體量。

隨著5G的商用,其對于游戲的改革在加速,對于終端設備的革新更是如火箭一般的速度。主要的手機廠商均已經表示,2020年在旗艦手機上將不會再有4G手機,但目前看來,5G并不會成為黑鯊手機的加速劑。

2019年3月,吳世敏接受采訪時曾明確表示,黑鯊不會是第一批推出5G手機的廠商,但會很快跟進,而且已經在這方面有所布局。截止目前,黑鯊手機的5G產品依然沒有出現。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數據,2019年12月5G手機的出貨量已經超過1200萬臺。

此外,5G對于云游戲的推動作用將會對手游市場形成分流,這對于專注做游戲手機的黑鯊科技來說也是一大阻力。

吳世敏認為,隨著5G的普及,云游戲一定會火,但是云游戲的產生并不代表著用戶對于終端側的需求降低,用戶對于屏幕質量的要求、對于操控性的要求依舊存在,而黑鯊恰恰在這些方面有很強的優勢,這樣一來能夠與僅僅是專注于在性能上進行軍備競賽的產品拉開差距。

但是,這恐怕只是他的一廂情愿,目前包括谷歌、騰訊、盛趣、巨人網絡和完美世界等游戲廠商均對云游戲開始加大布局,加上手機廠商原本就對硬件性能的提升優化,以“游戲手機”為主打賣點的黑鯊科技,優勢會被逐漸抹平。

但擁有豐富改革經驗的羅語周,會成為黑鯊科技的救世主嗎?

在多個場合談到黑鯊手機,羅語周都選擇避免談論黑鯊手機與其他品牌的競爭,他表示,黑鯊無意躋身華米OV的行列,而是想成為中國的索尼、任天堂。

在黑鯊的規劃里,未來游戲手機的生態分為三部分:首先,把手游的體驗做到極致,其次,還會配備周邊的硬件,借助手柄讓手機具備掌機的功能,此外,黑鯊還將在新款手機中加入投屏功能,投影到電視或大屏上,從而具備主機的體驗。這樣一來,游戲手機就同時擁有了手機、掌機、主機三種形態。

可以說,羅語周的野心很大,但現實卻并不會像野心那樣美好。首先,黑鯊手機不管是用戶認知還是產品形態,都很難擺脫“手機”;其次,任天堂的成功之處在于獨占游戲,以及生態的建設,這一點在中國并不具備條件。

甚至在羅語周最擅長的公開市場和精品戰略上,黑鯊手機都已經處于弱勢地位,不僅價格高,體量還小,生存只會變得越來越難。

想看深度報道,請微信搜索“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下載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鳳凰網科技。

責編:于雷 PT032

往期回顧
    色先锋,影音先锋av资源,色先锋影音看片-色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