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軟銀水逆:一大波獨角獸中槍
科技

2019軟銀水逆:一大波獨角獸中槍

2020年01月16日 11:53:50
來源:硅兔賽跑

孫正義和軟銀愿景基金一手捧起的獨角獸們,將如何收場?

作者 | Baldy

責編 | Zi

美編 | Ivana

如果說2019年風險投資領域有什么繞不過的大事件,軟銀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資遭遇波折估計要算作其中一樁。

這個2017年成立的1000億美金規模,世界最大的VC基金,艱難地度過了尤其水逆的一年。

根據最新發布的財報,軟銀14年以來第一次出現季度虧損,愿景基金對Uber和WeWork的投資賬面虧損達87億美金。

去年創投圈排名前三的爆炸性新聞中,軟銀愿景基金至少與兩個沾邊。

5月份,當時全球最大的獨角獸Uber終于在經歷了種種風波后上市,然而這次上市可能連差強人意都算不上。

8月份,愿景基金投資的全球最大共享空間項目WeWork終于發布了招股書,開啟上市流程,然而僅僅兩個月后,WeWork估值腰斬再腰斬,丑聞不斷,創始人出局,軟銀接手,這個獨角獸上市鬧劇暫告一段落,連草草收場都算不上。

此后,一場前所未有的傳染病在軟銀愿景的Portfolio間爆發,Wag!、Brandless、Compass、Fair、Kattera、Rappi...

一個接一個不幸感染。

高管離職、大批裁員、估值搖搖欲墜,估值被孫正義動輒上億美金投資撐起的獨角獸們,在2019年經歷了什么?又和軟銀有怎樣的愛恨糾葛?

平價電商Brandless:管理層動蕩,銷量減半

爆發時間:2019年3月

2019年3月,Tina Sharkey辭去Brandless CEO職位,據美國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報道,最主要原因是“與軟銀關系緊張”。Tina離開后,Brandless又花費了3個月,才找到新的CEO,而在此期間多位高管離職。

作為一個平價綜合電商,Brandless主打家居和健康生活類產品,許多產品售價僅幾美金,是美國過去幾年蓬勃發展起來的DTC(產品直銷消費者)代表品牌。

2018年,軟銀看上了Brandless,開價2億美金,按照5億美金估值軟銀將獲得40%股份。

然而有消息稱,軟銀實際只投資了1億美金,剩余1億美金可能會因為Brandless并未達到財務要求而取消。

在經歷了CEO更換風波和管理層動蕩后,Brandless并沒有朝更好的方向發展,而是一路下滑。華爾街日報12月報道稱,Brandless今年的銷售數據比去年同期同比減半,發展乏力。

遛狗服務商Wag!:全年裁員182人

爆發時間:2019年4月

2017年6月,Wag! 估值4億美金左右;

2018年1月,Wag!接受軟銀3億美金投資,投前估值6.5億美金,軟銀占股45%。之后,軟銀又低調的再次買入價值4000萬美金的股份。

轉過年來,2019年1月,Wag!裁員38人,關閉一家辦公室;4月,裁員54人;12月,裁員90人。

經歷了4月份的裁員風波后,Wag!并沒有如預期的一樣扭虧為盈,Wag!的CEO也在11月份正式宣布離職。

12月,軟銀愿景宣布放棄在Wag!的投資,并將手中股票折價賣回給公司,具體折價范圍沒有公開披露,根據我們拿到的數據,Wag!在今年早些時候披露公司賬上還有約1億美金,即使全部用來回購軟銀的股份,投資3億回報1億的結果也是讓人大失所望的。

網約車Uber:股價連跌

爆發時間:2019年5月

Uber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上市終于在5月份完成了,在Uber IPO前,軟銀在兩輪投資中,下注金額接近90億美金,一度成為最大股東,持有Uber 16%的股份。

然而從年初傳言的1200億美金估值,到定價時預計的800億美金,到最終上市時的750億美金,到現在的594.3億美金,軟銀重倉的這個項目可以說是節節敗退。

共享空間WeWork:估值腰斬

爆發時間:2019年8月

WeWork的上市風波大家可以在硅兔之前的文章(投資人驅逐創始人,WeWork真的不work了?)里看到。總而言之,這個軟銀一度重倉的公司,估值從最后一輪的470億美金,掉到了上市招股時的200億美金,直到最后軟銀將創始人買出公司時的80億估值。

前后投資150億美金買下一個估值80億美金的公司,還讓創始人套現17億美金離場,這波操作包括小編在內的很多人估計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房產交易/租賃中介Compass:

高管集體出走

爆發時間:2019年9月

9月份華爾街日報爆出,過去18個月,Compass C-級別管理團隊走了一大半。

CFO(首席財務官),CMO(首席營銷官),CTO(首席技術官),CPO(首席人力資源官),COO(首席運營官)相即離職。

圖片來源:CRETECH

起因是公司內部就發展戰略產生了糾紛,一方認為應加注產品科技含量,一方認為應該做好傳統的房產中介角色。

從2017年12月到2019年6月,軟銀連續領投三輪。Compass 估值也從18億美金漲到了64億美金。

作為新型互聯網房產經紀公司,Compass服務買方、賣方和房產經紀人,買方通過Compass 平臺尋找房源,賣方通過平臺掛出所出售的房屋信息,并幫助買方、賣方對接Compass 專業的房產經紀人團隊,在買賣過程中,利用大數據等技術,達到最優的房源鎖定、房屋定價、房產交易的目標。

如果橫向對比,Compass目前的估值是上市公司Realogy的9倍,而Realogy旗下擁有兩家房產經紀公司。

汽車長租平臺Fair:裁員40%

爆發時間:2019年10月

10月份為了減少虧損,Fair宣布裁掉CFO(首席財務官)Tyler Painter、聯合創始人Scott Painter以及公司40%的員工。

Fair創新了汽車長租模式,為消費者提供價格更低、手續更簡單的租賃選擇。只需要駕照和信用卡信息,消費者即可獲得不同租賃計劃。

2018年12月起,Fair陸續拿到軟銀愿景基金領投的4億美金股權融資與6.5億美金定向債務投資,估值也增長到12億美金。

裁員前,Fair擁有45,000月付費用戶,App總下載量達320萬。CEO接受采訪時表示:裁員是為了更好的盈利,這是不得不做的艱難決定。

模塊化房屋建筑商Katerra:裁員+關廠

爆發時間:2019年12月

2019年Katerra數次裁員,最近一次發生在12月,一次性裁掉了200個員工,甚至關停了一座位于鳳凰城的工廠。

2017年Katerra C輪融資后估值10億美金,2018年1元軟銀領投D輪8.65億美金,投后估值達到30億美金。

Katerra將一座房子拆分成不同部件,在工廠設計生產模塊化的房屋組件,直接運輸到工地組裝成型,解決從一戶公寓到整座建筑的建設問題。

在充足現金流的支撐下,Katerra走上收購擴張之路,先后收購多家小型建筑公司,但業務整合之路并不順利,多次出現建筑工程延期、質量不過關問題。

不過裁員、關廠,這樣的調整是為了更高效的利用資金,在2020年實現盈虧平衡。

在關廠的同時,Katerra以1.3億美金成本在華盛頓州Spokane開了一家占地27萬平方英尺的工廠,預計2020年還將再開一家。

說到2020年,進入新一年的軟銀,似乎還沒擺脫“霉運”...

平價連鎖酒店OYO:欠款導致綁架案

爆發時間:2020年1月

2019年12月的融資中,OYO CEO自己投資了7億美金,占當輪的接近40%。

1月份有新聞指出,這7億美金是他質押了自己接近10%的公司股票兌換出來的,而質押股票的價值又是基于他這7億美金的投資給公司帶來100億投后的估值得出。

這個做法在業界引發了一些質疑。

除此之外,在OYO的大本營印度,近來接連爆出了OYO拖欠酒店主資金,導致警方介入調查的新聞,更夸張的是,剛到2020年沒多久,就爆出了有OYO的加盟酒店住因為資金糾紛綁架了OYO的員工的事件。

2016年OYO C輪融資投后4.6億美金,2017年軟銀介入,此后連續三年領投三輪,OYO的估值眼見著從10億美金、50億美金漲到100億美金。

網約車Uber:再傳換帥風波

爆發時間:2020年1月

在經歷了風雨飄搖高開低走的2019年后,Uber幾乎在進入2020年的第一時間便爆出了董事會對CEO Dara Khosrowshahi不滿,在深度討論是否要求其引咎辭職并引進新的CEO帶領公司扭轉頹勢的新聞。

一個科技公司,上市還不足一年的時間,便要更換CEO,說明2019的高開低走已經讓內部矛盾激化到接近無法調和的地步了。

機器人披薩公司Zume:裁員80%

爆發時間:2020年1月

Zume是一家坐標美國硅谷,用機器人做披薩餅的公司,其商業邏輯是通過能裝在小貨車里的自動機械化披薩餅制作機器人,在最優化人工成本的情況下,為用戶提供標準化且最新鮮制作的披薩餅外賣。

2018年11月拿到愿景基金3.8億美金投資,投后估值18.8億美金,這家公司在當初得到軟銀愿景投資時就有不少爭議,而在2020年1月第一周,Zume宣布裁員80%,一夜回到解放前。

P2P租車Getaround:裁員25%

爆發時間:2020年1月

Getaround是世界上最大的P2P租車公司之一,2018年軟銀投資前,Getaround估值1.7億美金,在軟銀D輪領投3億美金后,估值飆升至8億美金。

其后,Getaround斥資3億美金收購了歐洲最大的P2P租車公司Drivy。不過在2019年高速增長后,Getaround卻在今年年初宣布裁員150人,相當于其總員工數的25%。

拉美版餓了嗎Rappi:裁員+法律訴訟

爆發時間:2020年1月

2019年4月,軟銀領投Rappi E輪,投資金額高達10億美金,投后估值更是達到25億美金,相比上一輪翻了2.5倍。

在拿到軟銀投資后,Rappi迅速打開了9個新國家的市場,并把自己的送餐業務覆蓋的城市提高到了100個。在一片利好消息中,今年一月份,Rappi突然始料未及地宣布在CEO和董事會成員的共同決定下,裁員300人。

此外,Rappi目前還面臨著竊取商業機密的指控,三名哥倫比亞商人分別在哥倫比亞和加州起訴了Rappi的創始人。

更多負面消息...

據科技媒體Axios報道,包括Honor、Seismic、Creator等多家初創公司在內的創始人不約而同地抱怨軟銀愿景撕毀了他們之前給出的Term Sheet(投資條款)。

在創投界,一般給出投資條款說明基金已經決定投資,除非有重大非可預見風險或事件,否則基金不會隨便撕毀投資條款。

這些反悔事件基本都發正在12月份,在被撕毀的合約中,最早的簽訂于6月份,這對于很多初創公司來說哪怕不是毀滅性的,也是傷筋動骨的打擊。

千億美金的軟銀愿景基金,采取的打法一直是巨額投資、吃下相當數量的股份并撐起公司高估值,而拿到充足彈藥的初創企業,許多則走上了燒錢換速度的道路。

當Uber在二級市場遇冷,WeWork估值腰斬,越來越多的公司出現危機,軟銀是否能復制投資阿里巴巴的成功,越來越難以看清。

Photo Illustration: Eniola Odetunde. Photo via Yoshikazu Tsuno/Getty Images

在經歷過這一系列的動蕩后,軟銀愿景基金的CEO孫正義先生公開向自己所投的公司發聲,要求他們減少在營收和用戶增長上的關注和投入,轉而將關注點放到健康現金流的增長。

這個可能也是全球主要市場的創業公司共同面臨的一個轉型趨勢。

2019已經過去,2020剛剛開始。我們衷心希望軟銀愿景的水逆早點結束,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風投基金,在新的一年給創業投資行業帶來更多的正能量。

參考信息源:

TechCrunch,Crunchbase,WSJ,Business Insider,Bloomberg

色先锋,影音先锋av资源,色先锋影音看片-色先锋